Skip to content

第二十八章 不屈吾魂

魔力开发是一名魔法少女最重要的几项任务之一。虽然每一件契约都伴随着一组定式魔法和对它们用法的本能理解,这些魔法也常常伴随着不便、不快、甚至危险的各种制约。除此之外,复合魔法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冰加火,比如传送加念力。灵活多变的魔法也可以算是老祖宗的一种标志 —— 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积累更多的能力。

但除非你愿意为了帅气的新魔法干等上几个世纪,否则努力永远是一个必要的因素。

从整体上看,抛开能源方面的问题,现在少女们魔法力量的唯一因素就是人类的想象力:任何能够想到的魔法几乎都在某个时间点有人用过。但具体到每一个人身上的话,局限性就要比这严重得多了。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只能使用自己的初始魔法和一些简单的变体。一开始就拥有超过一种不同魔法的少女屈指可数,相互之间往往相隔数代,很多还都得依靠许愿的结果。

拓展魔力有两种途径。第一种方法相对简单,主要是进一步扩展初始魔法的某些变体。这里面也包括某些显而易见的方面,比如把原本只能召唤一根的长矛变成十根,或者在给自己隐形的同时也带上队友。

(这些显而易见的扩展绝对不可小看。在实战中,这样的小技巧往往可以派上出乎意料的大用场。)

当然,扩展变体并不总那么简单直白。而高级玩法往往都遵循着一些规律。其中最为知名的一条就是所谓的 “远隔能力组”,也就是念力、传送、透视、读心。这组魔法相当容易学全,很多女孩子都同时拥有这四种能力,虽说威力可能不同。其他的规律相比起来就显得有些晦涩,也更加难以利用。比如电系法术、温度系法术和远隔能力组之间的联系,还有电系法术和幻象法术之间的联系。

很多情况下这种联系的本质并不是显而易见的,而是涉及到微妙的科学原理,往往也依赖于特定的手法。比如,关于电子和质子的知识给念力者们提供了产生电位差的手段,也让电系能力者得以移动非磁性的物体。电磁学的知识则让电系魔法可以产生光子,产生幻象,甚至进一步产生隐形。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

但也请不要误会 —— 念力少女并不总是需要刻意地移动电子才能产生放电。虽然最初几次确实要这么做,不过人们发现,等少女本人掌握了其中的概念,那些中间步骤先是会逐渐变成本能,之后就完全融入消失,直到最终收发由心。从这些来看,跨越魔法系统的修炼途径恐怕并不存在根本上的限制。少女们可以把科学知识和理性思维当作临时的拐杖,以便绕过想象力的某些局限。

因此,对于新人来说,魔力开发的关键就归结成了两个问题。首先,你必须理解自己法术的根本源头。有些魔法太过纯粹也难以分拆,可能会让这种研究无果而终。但对其他人来说,等离子构成的火球与燃烧物构成的火球可能就是天差地别,之后的开发途径也会全然不同。

而第二点就是要利用好几百年来行会积累下的无数资料。从那些资料里面,你可以找到几千段拥有同类魔法的前辈经历,她们选择的道路,还有她们所做的尝试。在这些东西的帮助下,通常你并不需要另觅新路,但也要留神 —— 照本宣科的秘籍可能会束缚创造力,而魔法学上最为伟大的那几次飞跃发展都是前人未历的创举。巴麻美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在她之前,有谁会想到去用缎带模拟火器呢?

当然,刚才我们也提到了魔力开发有两种途径。其中第二种就是直接挑战某种全新的魔法。这种做法近乎于无中生有,其困难程度可以说是臭名昭著,需要的冥想和实践令人发指。因此,不推荐新人直接尝试这种做法。不过对于那些更有经验的女孩子来说,这可能是跨越鸿沟的唯一手段,而一旦成功的效果也很可能极为巨大 —— 比如在远隔能力组中找到一个立足点,或者让一位原本只能近战的魔法少女获得远攻能力。话又说回来,如果想让你的魔法效果超过一个小火花的程度,那往往还需要进一步的努力。

但在 “可用魔法” 的范畴上依然拥有一些令人费解的壁垒,历经数代人的努力依然无法移除。某些缺失的空白曾经并非如此,但却在某个时间点上突然消失 —— 比如预知能力。而直接召唤反物质或者大量铀 - 235 的魔法则根本从未出现,甚至也无法修炼获得 —— 尽管人们依然会在严密的实验监控下反复尝试。在很多人眼里都存在一条假想的 “魔法保护原则”,确保足以直接威胁人类生存的魔法不会出现。当然,这一原则背后的具体机制依然属于未知,而 Incubator 也撇清了关系。

—— 摘自《魔法少女入伍指南》

“难知如阴,动如雷霆。”

——《孙子兵法》


“嗯哼,我居然活下来了。”

她们把克莱丽丝的灵魂宝石填充到安全程度之后叫醒了她,而这就是她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那很值得惊讶吗?” 娜迪亚问。

克莱丽丝想要坐起身来,但被良子温柔的束缚按回了地上。身下金属质地的灰色砂砾是相对浓密的大气造成的风化结果,算是这颗卫星的特征之一。

“那一招原本的代价是使用者的生命,” 克莱丽丝。“也是原本那个女孩成为魔法少女之后的唯一事迹。她的愿望相当有趣。我刚才赌了一下,就赌靠着现在的增强魔力,我应该不至于有性命危险。”

“那可赌得够大的,” 娜迪亚指出。

“要是不敢冒险我可活不了这么久呢。这么做也可以带来一些有趣的发现。我唯一后悔的就是 —— 如果能够提前料到,早点发出来这一招的话,现在颖芝就不会只剩下宝石了。说真的,我也没有那么后怕。”

“别太苛求自己了,” 良子觉得这应该是正确的回答 —— 虽然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感觉有些奇怪。

“我没事,” 克莱丽丝坚持着,又想坐起身来。“我已经恢复到了 20%,还在继续上升。没问题的。”

“责任最大的是我,” 娜迪亚说。“我没能 —— 我太过犹疑不定了。本来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才对。”

这一次,良子放克莱丽丝坐起身来。但她并没有接着站起,而只是和娜迪亚一起紧盯着天空。良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点什么,还是应该保持沉默。

“看来那东西还在哈?” 克莱丽丝说的是依然高挂头顶的虫洞。

“恐怕是的,” 娜迪亚说。“你觉得刚才那招还可以再来一次吗?在新雅典之后还是头一次看到那样的奇迹呢。”

克莱丽丝摇了摇头。

“恐怕不先歇个两天是不成了。抱歉。”

“那我们就得再想个办法干掉最后那个核心了,” 娜迪亚说。“根据格莱希亚的观察,它们根本没等我们过去,就已经用轨道炮对着最后一处开始乱射了。看来它们多半已经知道我们可以轻易分辨真伪。现在这个状况恐怕难以接近目标,何况我们的结界师又暂时无法作战。”

“我刚刚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米沙在旁边现身说道。“要是我们搞错了怎么办?要是炸掉那些见鬼的核心根本 x 用没有该怎么办?外星人之前就做出过让我们出乎预料的事情。现在我们已经炸得只剩一个,但虫洞却依然毫发无损。我已经开始动摇了。之前我们不是还以为虫洞根本都没到能打开的程度吗?”

“难道出发之前你没想到这个吗?” 娜迪亚摇头问道。“这没有关系。我们只能根据手头的信息展开行动。那些东西看起来相当重要,在之前唯一见过的虫洞里面也属于关键部件,何况我们也没有发现其他产生足够能量或者重力扭曲的发生源。要是真的炸掉了最后一个还没有用的话,那到时候再继续讨论吧。”

“它们还真是毫不犹豫就炸掉了自己的控制设备和专业人员,” 米沙也摇了摇头。“你不觉得那些高级仪器总应该得派上点什么用场吗?”

“大家确定我们呆在外面没问题吗?” 克莱丽丝问。她的宝石已经恢复到了 40%,也终于站了起来。“毕竟我们现在就站在卫星表面空无一物的旷野里。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不被马上打死的…… 理由。也可能像上一队人一样近距离吃一发核弹。”

娜迪亚一手按上了头盔,做无奈状。

“我们不确定,” 她说。“确实也没什么把握。刚才施展的隐形魔法可能确实有些作用吧,至今为止还算平安无事。不过继续呆下去的确也是作死。所以说,赶紧想个办法吧。”

“好吧,如果其他人没有更好的主意的话,我倒是有个法子,” 米沙说。“之前差点也就付诸行动了。有点狗急跳墙的感觉,但没准会有效也说不定。”

那就先跟我们讲解一下吧,娜迪亚说。

那行,米沙刚开口,接着顿了一顿,似乎在娜迪亚身后看见了什么。其他人也纷纷转身看去。

格莱希亚之前一直在跟弥娜和安娜贝尔一起站在石头上放哨,但现在她却一脸死灰地盯着天上,而另外两个人则困惑不解地盯着她。

过了一会,消息就出现在了每个人的内部界面上。

渡鸦号暴露了目标,遭到了敌人攻击 —— 接着格莱希亚就找不到它了,也失去了原本魔力感应中朱丽叶的踪迹。她还没有找到飞船的残骸,但最终结论是躲不过去的:她们已经失去了唯一的脱离手段,只能陷在这里了。

良子还没来得及接受现实。米沙就浑身痉挛地大笑起来,嗓音干涩而尖锐。

好吧,她说。我本来想托你们把我的宝石带回去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必要了不是?算了,还是给你们吧,或许再次可以引发点什么奇迹,在这里坚持到获救的一天。总之,我就指望你们了。

依然没有真正认清现实,良子踉跄了两步,但接着就感到克莱丽丝扶住了自己。两人对视了一眼。

我不懂,她的思考只传达给了克莱丽丝一个人。我的愿望 —— 我本以为 ——

还没实现,对吧?克莱丽丝答道。没关系。我的也还没有实现。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自己好自私。朱丽叶已经牺牲了,我却还在担心那种事。但是我 —— 我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悲痛。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提到这些,出口之后马上就感到后悔,觉得自己已经有些词不达意了。

克莱丽丝扫了她一眼,反复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可不会担心这种事。每个人都有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权利,尤其又是在这种时候。

接着克莱丽丝低了会头,而良子似乎看见她的肌肤上亮起了微弱的紫光 —— 但眨了个眼之后又消失不见。

“听我说!” 克莱丽丝说。突然改变的语气和姿势把良子吓了一跳。“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很震惊,但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知道我应该不用重复这些。我要告诉大家的是 ——”

她从良子身边走开,面对着其他几个人,但嘴上一直没停。说完之后她猛地转身,依次对上了每个人的眼神,炯炯的目光简直可以照亮面前的一切。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她说,“你们也不应该放弃。总能找到办法的!不行就劫一艘船。如果你们还会有所担心,假如你们之中真的有谁不幸牺牲,我可以保证我一定会设法留下你们的记忆。女神也会现身接走你们的灵魂!我知道你们并非都相信她的存在 ——”

她搓了搓手,微微一笑。

“—— 但她真的确有其人!我亲眼见过!如果死了之后没见着的话,就变成幽灵回来缠着我吧!”

眼前的景象本应令人啼笑皆非,紫盔紫甲的少女站在灰扑扑的大石头上,映衬着黑色的异星天空。但不知为何,这段离经叛道的演说似乎真的提振了所有人的士气,让大家的脸上都增添了一点活力。就连良子的感觉也好了一些,而格莱希亚和弥娜则虔诚地低下了头。

良子依然记得孩提时读过的那些故事,这时突然回忆起了里面的情节。传说中,就算是在最为无望的危急关头,克莱丽丝的人格魅力也足以一呼百应。

效果确实不错,但不知怎么她却觉得…… 有些违和?

这感觉有点 ——

—— 太顺利了?克莱丽丝朝她看了一眼,接着良子的脑海里响起了悄悄话。是有点。其实刚才我为了提振士气使用了轻度的精神控制。这是有点作弊啦,不过……

她并没有说完,而良子也松了一口气。确实有点作弊,但跟克莱丽丝说的一样,这么做应该也无伤大雅。

不过……

我说,良子对自己的战术电脑说道。虽然之前跟亜紗美讲明白了,但我还是有些不太自在。我感到……

后悔?电脑补充道。

是的。而且跟父母告了别应该也是件好事吧。但我也想不明白。我觉得自己现在本应痛哭流涕,或者更多地想到些他们的事情。但却根本没有那些感觉。

我想在死亡面前并没有所谓的正确态度,战术电脑说。而且我们都知道,要是没有克莱丽丝的话你早就哭出来了。最后,我们也并不会死在这里。

良子眨了眨眼。

什么?

没错,电脑说。虽然我只能困在你的肚子里,但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接受死亡。毕竟,老娘死了之后可没有什么来生啊。

良子皱起了眉头,理所当然地感到颇为惊讶,但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进一步追问一下,就看见米沙示意众人有话要说。

总之,她说。我的计划就是这样的。

她一只手按上了嘴边,清了清嗓子。不过隔着护面这个姿势显得颇为做作。深色的肌肤和一头长发在头盔之下几不可见。

有件事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米沙说。这颗卫星的地表和外圈大气之间积攒了相当巨大的电位差。我不知道具体成因,但我觉得这和母星的磁场状态应该不无关系。一般情况下,自然形成的闪电应该可以避免电荷的过量积聚,但不知为什么这里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象 —— 大概是金属地面把电荷散得太开了吧。总而言之,这里的大气已经为一场大型雷暴做好了充分的铺垫。甚至把全部能量一次放出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顿了顿,扫视了一眼其他几人,确保她们都还能跟上。

刚才我一直不太敢使用闪电魔法,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害怕意外引起了什么巨大灾害。但是既然稳定器核心只剩下最后一个,我就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把所有的电力都引到它的防御力场上了。不过话说回来…… 我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导体没错,但毕竟总会剩下一些电阻。然后只要通的电流够大,不管什么东西都会烧掉。我当然也可以施法保护自己,但到了这种规模,我的力量恐怕根本不够护住自己的身体。

她又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长气,然后举起了一只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她把灵魂宝石直接弹到了掌心,然后走向了克莱丽丝。

在这群人里论起活命的本事,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她说着,递过了手上的宝石。请帮我保管一下。待会我们传送到离核心 100 米的位置,然后你们哪个传送者把我丢到那东西旁边。我会牺牲掉这个身体,在不伤及宝石的前提下放出尽可能多的魔力,看看能不能把那东西干掉。不必太在意,反正这也不是我的第一个身体了。帮我把宝石带走就好。我…… 不知道你们怎么才能做到,不过反正之后的一切都是遥不可及,所以我也就不管了。

她停下念话看着她们,明显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另外几个人盯着她看了良久,直到娜迪亚上前一步,给了这位老战友一个短暂的拥抱。

等你复活的时候我一定会在场的,她说。我保证。

米沙点了点头,良子觉得她的眼前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气。虽然良子本人绝对不会承认,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困惑 —— 既然她自己都承认了这不是第一个身体,那为什么还要这么感伤呢?

克莱丽丝清了清嗓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不是故意打断,不过我们得赶快行动了。另外,如果我们还想要活着回去的话,在出发之前就必须先计划好万一任务成功,虫洞毁掉之后下一步具体要怎么行动。其实我有一个建议,克莱丽丝说。

也就是我拖延时间的过程中正在考虑的内容,良子在心里面补了一句。不过她没有说出来。

所有人一齐转身看着克莱丽丝。她先是确认了一下所有人确实都在听,然后用速度极快的心灵感应传达了以下的语言:

总之,我看大家恐怕是要在这个星球上躲一阵子了。可能要躲上几周,甚至几个月 —— 不过也可能只要一天。这一切都将取决于上面战斗的最终结果。显然我们不能就躲在外星基地附近。哪怕把它全都炸掉了也是一样。不过在地表待的时间太长也难免会被侦查卫星发现。

她故意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

所以说我们不能留在地表。我们待会找个离基地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传送过去。然后挖一个地洞藏在里面,或者通过透视找一个也成。决定我们可以坚持多久的最大因素是悲叹之种的数量,而可惜我们手头的数量并不很多。不过我还是有一些时间魔法可以使用。一般来说这种魔法都是用来给敌人减速,但在这里我们可以减慢每个人的个体时间,以便节省一些悲叹之种。算是某种临时性的休眠吧。

她又顿了顿,确认着大家是不是都听懂了。

可惜,这里面还有很多实际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减速状态下我们都会相当脆弱。如果我自己也处在减速之内,那么撤销魔法的时间恐怕就足够我们死好几次了。但是我又不能自己留在范围之外,因为这一切的根本目的就是减少消耗。但作为施法产生减速结界的人,我的消耗量又一定会是最大的。我们只能每个人轮流在外面站岗,在发生状况的时候为我解除魔法争取时间。

而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的大多数魔法都只有在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附近才能使用。时间魔法也在其中之内。如果事件结束,我的魔法能力就会急剧衰退。这就要取决于这次事件的后续发展到底会突然结束还是能持续一阵了。如果突然结束的话,我可以通过减缓时间来推后自己的魔力衰退,但我总会在之后某一个时间点上彻底失去这份魔力。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也不能光想着自己活命。有可能就算我们把虫洞稳定器炸掉,外星人还是可以占领整个星系。如果那样的话它们多半会把这个基地重建起来。我们并不知道它们选择这颗卫星的理由:如果它们换个地方重建,那就一切免谈。但如果它们就在这里重建的话,我们就必须把它再次炸掉。哪怕只是为了争取时间。当我的减速能力最终消失之后,我们恐怕也只会拥有一种选择。大家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了这些,她双手合十,微微低头。

我得承认我以前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一天陷入这样的处境,但我至今为止的处世原则始终是随遇而安。到了我这个岁数,你会发现自己往往也并没有别的选择。我刚刚提出的计划复杂怪奇,又有些狗急跳墙的味道,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米沙的计划其实也是一样。我想,讨论时间可以结束了。

一段漫长的停顿,而刚才克莱丽丝的超高语速更加剧了两者的反差。终于沉默还是打破了,但打破它的并非是谁的言辞,而是每个人都通过战术电脑接到的一份行动计划书。米沙利用刚才的时间细化了她之前提出的方案,但大方面还是没变。团队成员们分别对计划进行了一些微调,主要是关于每个人自己负责的部分,但也没有怎么大改。之后的一切将会十分迅速,就算按照魔法少女的标准来看也是一样 —— 一瞬之后,成败立见。

当那一刻最终到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聚集到了良子身边。这次传送必须由良子进行,因为距离超过了弥娜的最大范围 —— 刚才撤过来的时候靠的也是良子,能跑多远就跑了多远。但当时良子也注意着没有过度消耗自己的传送力,想要留给返程使用。不过,现在这已经变得没有必要了。

重复着自己每次长程传送之前的习惯动作,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良子突然想到,就算自己死在这里,起码也算是死在了另一个星球上。曾经许下愿望的志筑良子一定会说,自己宁可这么死去,也不愿意在地球上终此一生。现在的她并没有完全放弃那种观念,但这时重新想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态度已经变得有些模棱两可。

接着传送完成,也就不再有时间胡思乱想了。

她们出现的地点经过了格莱希亚的仔细挑选,位于一块断崖之上,接近外星人自己轰掉的区域边缘,跟里面核心的距离几乎刚好是一百米整。其他人立即开始确保附近的安全,而良子、米沙和克莱丽丝则进入了下一个步骤。

良子把三个人传送到了核心的正上方。经过轨道炮的连续轰击,核心本身已经暴露在外。克莱丽丝立即发动了之前从未见过的飞行魔法,用来维持三人的浮空。与此同时,她抬手发动了另一种力量,在头顶上召出了一面红色砾石构成的巨大墙壁。现在只能希望这东西能在轨道炮下为米沙争取到足够召唤闪电的时间了。

良子四下看了一眼。原本周围的基地建筑被轨道炮割出了一道深沟。米沙吊在克莱丽丝的胳膊上。隔着她们头顶的砾石墙壁,黑色星空在后面若隐若现。在某种意义上,这片景象也可以称得上壮丽了。

兵贵神速,克莱丽丝说。走吧。

她们回到了断崖上,看到另外几个人已经建立起了简单的防线。良子看着稳定器那边。米沙借助磁力浮在空中,轨道炮的齐射已经打在了石墙上。大块大块的砾石被打碎散开,耗尽魔力崩落消失。显然,这东西能再维持个几秒就很不错了。

躲在百米之外,良子看着米沙的脸上逐渐咧开了大笑,然后帅气地举起了一只手。

天啊,这里的能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她在念话上说,笑容越咧越大。真是太爽了。我以前一直想这么来一次呢。

她把双手高举头顶。

朱庇特大君!闪电之父!听我号令!降下雷霆!

良子才刚刚意识到米沙话里的诡异之处还有 “朱庇特” 与空中那颗气巨星的牵强联系,这个念头就被炫目的闪光扫了个一干二净。整个星球都在咆哮的天灾之下颤抖起来。而根据良子眼部芯片的重新测量,这发闪电的亮度甚至超过了太阳。

接着她看到了米沙。熊熊燃烧的身体在光柱之中只能看到隐约的线条。电荷的海洋波涛汹涌,在放电的同时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还越涨越高。之前的石墙和轨道炮弹都早已不见踪影。

接着良子才看见脚下燃起的灼热地狱。吸收了闪电能量的狂野热浪如同飓风一般扑面而来,而中人欲呕的臭氧味道也袭进了她的鼻腔。

这可不光是大气,米沙的念话从远方传来。整个星球 —— 磁场 —— 我可真走运,居然引发了磁力管放电!

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娜迪亚说道。这里马上就要烧起来了!再这么下去的话我们都会烤熟的!

克莱丽丝已经在前方补充了第二层结界。这次大概是换了一种法术,结界上闪烁着蓝光,但辐射而来的热量依然令人难以忍受。脚下的废墟开始变形坍塌,而地面 —— 在熔化?

再坚持一会!克莱丽丝在念话上吼道。我拿着她的宝石呢!在没有确信稳定器已经毁掉之前,我们必须一直留在这里。必须让闪电尽量多维持一会。

这样的威力之下那东西还会没事吗?弥娜难以置信地问。

你在近距离见过核爆吗?克莱丽丝问。我见过。而且我也很清楚当时那发核弹根本伤不到下面那见鬼的力场。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抱歉可能有点失礼,良子问。不过都这样了米沙她还能活着吗?

接着,不知为何,面前的电光居然又长大了一圈。令人无法直视的光柱向外扩张,把地面撕了个粉碎,良子的眼睛切到了另外的电磁波段之上,发现原本闪电范围里的空气已经几乎耗尽,要么被排开到一边,要么变成了灼人的等离子气体。她们还能呼吸全都是靠着克莱丽丝的结界。

越来越热了!娜迪亚画蛇添足地说。

走吧!米沙催促着。这次声音里传来的并不是刚才的兴奋,而是变成了痛苦。我撑不了多久了!现在离开其实也无所谓,反正这东西早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走吧!

克莱丽丝闭上眼睛,眉头一皱,但还是学着其他人一样抓住了良子的身体。最后良子也闭上了眼睛,发动了传送。


她们出现在了设施一侧的几公里之外,站在了一块金属质地的石头上。刚出现的瞬间所有人都浑身紧绷,四下搜寻着敌人。接着她们不约而同地放松下来,欣赏起了自己留下的 “杰作”。

那是良子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景色。

这种美丽一半是来自于景色本身:蜿蜒蠕动的白热光柱灼烧着外星基地上的焦黑大洞。光柱上不时向旁边射出一道道闪电,姗姗来迟的雷声点缀着持续的轰鸣。外星基地的内部力场在巨大的能量下已经不堪重负,好几个区划都已变成了辐射充斥的废墟。脚下是空无一物的外星大地,远处是陌生的漆黑天空。而头顶上,群星疯狂地扭曲着,虫洞明显已经失去了控制,开始崩溃。

而另一半的美丽则更近乎于原子弹,近乎于开膛手激光,近乎于空中落下的弹雨。那是人类心灵中最深沉的黑暗,那是死亡的无数张脸孔之一。在初经此事的良子眼中,这一切形成了某种肃杀的美感。

她们又看了一会,看着依旧轰击着地面的能量怒流,还有四周散入大气的夺目白光。溢出的光线把天空染成了种种不同的颜色,从灼热的红外到宛如电光的紫外。终于熟悉了这种视觉的良子切换到光谱的其余部分,然后看见了电波的海洋。明亮的伽玛射线一闪一闪。而斑驳的 X 光形成了一条光带,直冲天际,宛若游龙。

她之前从没想过无穷无尽的雷声轰在耳中会是什么感觉。但现在她已经体验到了 —— 哪怕把护甲和植入芯片的消音功能开到了最大也是一样。她甚至可以直接用身体感受到咆哮雷鸣带来的震颤。

在这一切之中,甚至连外星基地几乎都退到了次要位置。位于毁灭灾难的中心,整个基地没过多久就被完全吞没。曾经坚不可摧的防护力场简直就像不存在了一样。

按照原本的逃亡计划,良子和弥娜应该接力传送,有多远跑多远,然后再找个地洞躲进去 —— 不过要先确认虫洞已经毁掉才能进行。当然,最后一点才是最关键的。但就算她们心里都知道应该尽早离开,却依然难以拒绝停步观看的人类本性。

你觉得我们真的成功了吗?娜迪亚一边问,一边抬头看着扭曲的天空。就算成功了,它们又要花多少时间重建呢?

要是距离再近一点的话,我就可以告诉你外星人有没有什么恐慌情绪了,格莱希亚说。不过也没有冒险接近的必要。等等看就好了。至于重建嘛 —— 我们可是在里面放了两发核弹呢。这应该差不多了吧。

她们眼看着头顶上虫洞的震动越来越剧烈,越来越不受控制。天上的群星来回抖动,时隐时现。甚至整个天空都出现了几处裂痕,就像是对于现在的处境极度不满。良子开始感到微微不妥 —— 但不知为何又混杂着某种难以解释的兴奋。当然,任务确实完成了,但这种兴奋针对的似乎是眼前的现象本身。扭曲的群星就像是奇幻的焰火,直接打入了她的心灵深处。

终于,闪电和雷声开始渐渐消散。

你们赶紧确认一下 —— 克莱丽丝开口。

伴随着沉重的坍塌声,脚下的地面猛力颤动起来。几个人纯粹是靠着魔法少女的加速反应才得以站稳。

地震,地面的抖动还没有停下,安娜贝尔就画蛇添足地说了一句。

也在预料之中,娜迪亚说。撒哈拉的那个虫洞在崩溃的时候也造成了巨大的重力扭曲。甚至在崩塌的最后直接落入了最近的重力井里。这也就是我们之前为什么要尽快逃上飞船的原因。再待一会就得马上走了。可不能等着被那东西掉到地上砸到。根据现有模型的推算,这种时空扭曲可能会相当危险的。

如果必要的话也可以在远处继续观测,克莱丽丝赞同说。最起码也可以用用传感器。

我同意,娜迪亚说。这么说来,我们也该 ——

她突然停住了话头。所有人都在内部界面上看到了她和格莱希亚的传感器背包上发出的警告。

错误 / 警报:无法解释的重力测量结果。时空间状态不符合内置模型。

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走吧,克莱丽丝轻描淡写地说。现实崩坏从来都不是件好事。

众人在刚刚的传送之后并没有散得太开,马上聚集到了良子身边。在她们加速的反应之下,这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

但还是太迟了。

不知为何克莱丽丝还是及时做出了反应。她的速度说是超自然的也不为过,在冲击波和热浪袭来之后只用几毫秒就支起了一座结界。但强大的力量还是足以把安娜贝尔和弥娜掀翻在地,传来的热量也足以让良子的内部界面上亮起了护甲损伤警告。

这是见了什么鬼?安娜贝尔问。众人在结界里重整了姿势,慌忙四顾,寻找着敌人的踪迹。不过没过多久,她们就意识到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刚才的 “宁静” 旷野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光怪陆离的破碎焦土。星球的地表和外星人的基地似乎都被切成了一块一块,就像是经历了某种诡异的精密炮击。基地里面一块块的球形区域突兀消失,如同直接被抹去了一般。另外一些区域只是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或是破碎,或是熔化。但最为令人费解的还是最后的那些部分,依然毫发无损,简直就像是被专用的球形力场保护了起来。

地面上也是同一番景象,被划成了乱七八糟的圆形区域。有的熔化成了红热的岩浆,有的只是烧焦,还有一些似乎依然完好无损。蛛网般的深沟四处蔓延,显示着整个地壳受到的巨大压力。

而真正让她们理解到当前状况的还是空中的闪电。米沙之前的攻击仍未完全消散 —— 其中的某些部分简直就像是被定在了空中。就在良子的眼皮底下,一根闪电正在球形的空腔里蜿蜒蠕动。但一离开空腔的边缘,它就瞬间走完了剩下的路程。

警报:发生了剧烈的时空扭曲,传感器里传来了迟来的警告。建议尽快撤离。

格莱希亚指了指天上,众人抬头看去。

她们头顶的天空布满了圆形的扭曲。有的像是热空气构成的团块,在红外视野下显得分外耀眼。但更多的类似区域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 —— 无形的球体正在缓缓下落,从里面依然能够看到不同的星空。那应该是原本巨大星际通道的破碎残渣 —— 但这说不通啊。

怎么回事?娜迪亚问。这是见了什么鬼?我们撤退的时间应该很充裕才对啊!

我们太粗心了,克莱丽丝说。她依然高举着双手,念话的音色显得十分疲惫。还记得之前支撑虫洞的重力漏斗吗?从稳定器通向虫洞本身的?我们炸掉了稳定器之后,那东西恐怕就发生了崩溃,然后让整个这一片都发生了过载。我们已经困在了一个时间减缓的空腔里。

那根本就是生搬硬套!格莱希亚插嘴说。

我知道!克莱丽丝的语速每说一个字都在加快。那是我胡诌的,不过也是唯一符合面前事实的解释。我也纯粹是因为原本就要施展时间魔法才勉强注意到了时间减速的征兆。现在我正在加速我们的个人时间 —— 甚至比正常速度都要快一点。那也是我们还能有时间讨论的唯一理由。但我的反应还是不够快。虫洞的残余部分已经朝我们落下来了。那些东西最终肯定会逐渐消散,但等不到那时候我们恐怕就已经被撕得粉碎了。甚至现在我们站着的这块时空间都在不停下陷。如果不想跟着一起完蛋的话,我们就必须得逃出去。但是说实话:我觉得我们恐怕穿不过它的边界。至少无法直接穿过。现在大家都理解状况了吧?但话已经说得太多了。我快撑不住了。弥娜,良子,能把我们传送出去吗?

作为回答,弥娜拿起了一块金属质的石头,聚精会神地盯了一会。

我不行,她说。我的力量无法穿越面前的边界。我没法把石头传出去。

良子!娜迪亚转身喊道。良子 —— 你她 x 的在干什么?

良子的灵魂宝石亮度已经破表,但她本人却只是呆呆地望着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