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三十九章 无法愈合的伤痕

《心灵魔法规制法案》

可以进行诱导读心,或是强行改变他人的行为、认知、记忆等等的魔法在这里统称为 “心灵魔法”。

若是怀着邪恶的意图,这些法术的持有者将可以造成巨大而深远的危害。

就算施法者原意良好,危害也往往难以避免。

这些施法者的存在会引起周围人的恐慌和怀疑,也因此造成了好几次不幸的事故。

心灵法术也被广泛认为是对个人隐私和自由意志的不当侵犯,应当尽量不要施展。

特此制订,2044 年 6 月 22 日,规章委员会

第一节:有组织的培训与监管

执行官将会负责新设一个组织,用于对心灵法师进行培训、监督与管理。组织名称暂定为 “心灵法师公会”。

所有心灵法师都必须强制加入该组织,违者将处以罚款或其他惩罚措施。

该组织将会制定和分发关于心灵魔法使用原则的指导意见,以便尽量减少此类魔法对个人隐私和自由意志的不当侵犯。

对于违反指导意见的情况可以采取罚款等强制措施,直至通知灵魂卫队悬赏缉拿。

该组织需要对所有成员的能力、所在地和个人状态进行登记,并对违规行为留档保存。

该组织的运营费用将由灵魂卫队的日常活动经费负担,并根据标准章程提交年度预算。

第二节:需要禁止的单方面行为

除去下述规定的情况之外,在未经同意时不得擅自施法抽取他人思想或操纵他人行动。对于违反者将由执行官制定相应的惩罚措施和强制手段,最高可判处死刑。

例外情况:

在罪案审理过程中需要获取供述的场合,若其他手段无法达到同样的信息精度,经法庭批准,可以采取读心。

在发生骚乱时可以使用心灵魔法暂时维持秩序。

在公共安全遭到严重威胁或进入紧急状态时,可经执行官批准任意使用。

第三节:即便双方同意也依然需要禁止的行为

除去下述规定的情况之外,利用心灵魔法更改记忆或人格的行为无论是否征得对方同意都要严格禁止。对于违反者将由执行官制定相应的惩罚措施和强制手段,最高可判处死刑。

例外情况:

经过拥有相应资格的心理学专家论证,并确信已经没有其他手段之后,可将此类法术用作医疗用途,以便治疗足以威胁到灵魂宝石的心理疾病或精神压力。在进行手术之前需要额外征得一名领导委员会成员的批准。

在公共安全遭到严重威胁或进入紧急状态时,可经执行官批准任意使用。

第四节:执行官的判断原则

在本法案规定的框架之下,本组织对执行官所批准的一切行动都保有审议权,也可以逐项推翻执行官的批复。执行官需要向本组织提交年度报告以供审阅。

—《2044 年会议纪要》,魔法少女行会规章委员会

记忆的灰烬
在口中留下苦涩。
污染蚕食着
剔透的内心。
我渴望着
无知的纯洁。
但我的灵魂恐怕
已不能再度洗净。

— 見滝原市某处墙壁上的涂鸦,作者不详


那是一场火焰的风暴。

恐怕也没有别的说法能够形容轨对地突击作战的猛烈程度,良子想。

战争的根本原则从未变过,甚至可以一直追溯到历史上第一群剑士向着第一排拒马发起的冲锋。一对一的时候获胜的永远是防守一方,所以进攻者必须拥有压倒性的力量和压倒性的速度。

在这里也是一样。她思考着,吐了口长气,用心灵的眼睛看着连续不断坠落地面的部队和兵器:每分钟会下去两千个人,十二万架无人机,一百辆装甲车,还有四十门炮。

她想象着地面上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之前的演习中那是个什么感觉,跟随着一波突击部队和其他的魔法少女降落地面,或是传送,或是从天而降。那种景象足以令人心潮澎湃:淹没在弹雨之中,周围是轰鸣的炮声,看着战机和飞行魔女穿梭天际。冰雹般坠落的单向运输船发射着主炮,而你必须得在它们的掩护之下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前线。

但她也很清楚这一次自己身边并不会上演那番景象。作为佐倉杏子中将的随行人员,她肯定是最后一批登陆的,到时候地面上的战斗应该也基本平息了。

而且就算是按照这种标准来看,整个过程恐怕也会是相当扫兴的。舰队并不会给她们配备什么登陆舱,她们也不用向着肆虐的狂风之中一跃而下,仅靠着自己的魔法艰难着陆。恰恰相反,根据作战守则,在登陆敌性星球的过程中,传送者需要尽可能地分散到参与登陆的各个巡防舰上。这些船只根本不会发动什么登陆作战 —— 一旦距离地面足够近之后舰上的传送者就会把所有人直接带到地表,然后一起借助良子的传送走完余下的路程 —— 甚至都没有达到她两百公里的最大距离,而是更为轻松,大概只有四十公里。

所以那一刻终于到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并没有面对着什么敌军炮火,甚至连炮火声都不怎么能听到。相反,她出现的地方只是一个安静的巷子,两边是难看的低矮小楼,属于缺乏执政体资助的新兴殖民地的典型风格。和她一起过来的是杏子手下的另外十来个女孩子,其中包括亜紗美、奈奈、阿兹瑞尔、玛丽安、格莱希亚,还有梅清。这是一帮新人菜鸟和后方文员的诡异组合,与其说是什么作战部队,还不如说更多是杏子本人的机动参谋部:更有经验也更加善于作战的那些女孩子登陆得都比她们早得多。

她们马上就靠到了小巷的墙壁上,排成了五颜六色的队列。三个女孩子借助墙壁跳上了屋顶。艾丽莎已经架起了包裹住整个区域的结界。

这又是作战守则的规定 —— 良子是配给杏子的专属传送者,而艾丽莎就是她的专属结界师。作战守则也同样要求让良子传送到一处掩体包围的狭窄区域,而不是什么建筑内部 —— 这一代还没有扫荡完全,根据经验,刚刚攻下不久的堡垒往往会发生爆炸或塌方,就算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陷阱也是一样。小心点总没坏处,而在结界师的保护下传送到小巷里也可以说是小心的典范。

在小巷两头各有两个普通士兵放哨,动力装甲和四周小楼的墙壁带着同样的亮白,反射着头顶射下的正午阳光。几根当地的蔓生植物顽强地爬上了良子和杏子靠着的那堵墙,闻起来还带着点奇特的香味。远处传来了枪支发射的高速嗒嗒声,间或夹杂着坦克炮火的响亮摩擦声。

“长官,” 站在哨兵旁边的一位军官打了个招呼,用金属包裹的手臂简单敬了个礼。借助战时常用的被动环境把握系统,良子马上知道了这位是第十七装甲师的拉尔・桑托斯上校,属于尼罗战区的预备役部队。他并不是拉姆诺斯部队的人 —— 那些人正在向着地底设施的入口发动突击呢 —— 这位上校只是被拉来充数的预备役。正常来讲每位上校都应该拥有一座专属的指挥地堡,但这次是特殊情况。

“不是说这一片已经打下来了吗?” 杏子说着,朝着哨兵比划了一下。那几个人荷枪实弹,正满脸警惕地盯着外面的大道。杏子的音色坚定成熟,不容置疑。良子先前从未听过她这么说话,顿时觉得这种感觉和她现在的外表真的是相当不搭。

“确实打下来了,” 桑托斯上校的声音从他装甲的扬声器里传了出来。“不过小心点总没坏处。这些平民进行抵抗的激烈程度比想象中剧烈得多。已经被他们打死了好几个人。此外,好像这一带还盘踞着很多的,呃,魔兽。再加上连透视法师也无法看到的地底动向,我们现在可是相当紧张。”

作为重要的战术目标,在登陆直后就派了几个预先挑选的透视法师观察过地底的状况。但她们…… 什么都看不见,最多只扫到了设施的几个废弃角落。有可能是遭到了魔力干扰,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听说过。

“确实,” 杏子说。“相当令人不安,但是我们也只能见招拆招。你的警卫员呢?”

“派去支援我们团的其他人了,正在进攻一处要塞化建筑。我们这里的法师人数实在不多,这些殖民地居民好像也没有章鱼们那么喜欢搞花样,所以我觉得留这么几个哨兵也就差不多了。”

当然,魔兽和透视法师的事情她们在飞船下降高度的过程中就已经知道了。其他的战况信息也是一样。她们甚至都开会讨论过一遍。这样一个殖民地总应该有几个签了契约的魔法少女,就算原先出发的时候没派人也是一样。进攻部队也做好了遭到她们抵抗的思想准备 —— 但她们并没有出现。比较流行的猜测是,她们都在地下。

“有什么不对吗?” 杏子的询问让良子从短暂的出神中惊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段对话。

“我能说几句不该说的吗?” 桑托斯上校说。

“可以。”

“这么做真的有必要吗?当然,地底设施什么的我也都听说了,但是就这么突然发起进攻…… 我们就不能先谈判一下什么的吗?底下的人都心存疑虑,甚至到了影响士气的地步。尤其是在这么猛烈的抵抗之下已经死了不少平民,我们平时打的又都是章鱼 ——”

杏子一只手按到了上校的装甲上,让他停住了话头。

“先看看地下有什么吧,” 她说。“然后我们才能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这番话在良子听来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但她知道杏子也找不到什么别的说辞。值得讽刺的是,经由杏子引发这次突袭的源头正是良子的神启。而这让她感到隐隐有些不适。

“你说这里有俘虏要我们审讯?” 杏子问。

良子和另外少数几个女孩子向她投去了迷惑不解的目光。她们根本没听说过有什么审讯俘虏的事情。但年长的那些人却似乎不为所动。

上校点了点头。

“是的。跟我来。”

他走到小巷的尽头。借助装甲的强化,两名哨兵中的一位快步冲到了街对面,在一辆被炮火开了膛的汽车后面半蹲下来。

桑托斯上校的身影在拐角消失,杏子紧跟其后。良子做了个深呼吸之后,也立刻跟了上去。

走出小巷之后,她四下看了一眼 —— 然后定在了原地。

她固然早已在演习中看惯了废墟的景色,甚至也可以回想到神启里看到的阿波罗星。但那些都是章鱼们造的孽 —— 要么是它们直接造成了破坏,要么就是现代战争火力造成的自然结果。那种火力只要几分钟就能把一条正常的街道变成破败的废墟。

她固然对自己所见的景色有过一定的预想,先前也在小巷中看到了那辆汽车。但小巷本身似乎依然完好,所以良子本以为自己只会看到人去楼空的街景,最多是遭受了些许的流弹破坏。

但她眼前的景色更像是阿波罗的围城,而不是迅速占领的殖民星球。形形色色的货物从破碎的橱窗中散落出来,玻璃或是熔作一滩,或是已经消失无影。原本繁华的商业街两旁开满了足以容纳良子通过的大洞,周围点缀着片片焦斑。几栋楼已经彻底倒塌,金属和混凝土的残尸堆叠在众人面前,让道路变得难以通行。整班整班的军人在几栋楼边巡逻,无人机向着还在冒烟的火苗喷水。几辆大号的装甲车似乎正在清理道路,伴随的小型机器人收集着周围散落的尸体。尸体依旧穿着护甲,粗看上去大多都是老旧的步兵用型号 —— 但就连这些也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殖民地所能拥有的正常水平。

那些楼是当地人自己炸塌的,克莱丽丝在她耳边低语着。作战记录里面写了。他们趁自己人还在里面的时候就炸塌了楼,想要用这种疯狂举动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大楼会塌到街上也是经过了刻意的设计,为的是阻挡我们的装甲部队。这些倒并没有真起到什么效果就是了。

这可不是什么最低限度的平民伤亡,良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克莱丽丝若无其事的语气让她受到了一点震动。

“如果他们这么拼死抵抗的话可是很难把破坏限制到最低程度的,” 奈奈说着,在良子身边出现。

然后按住了她的肩膀。

“跟上来吧。别再磨叽了。”

良子继续往前走去,依然是一脸的目瞪口呆。在她身后,奈奈催促起了另外几个新人。

她们被带到了一处位于街心的古怪圆形建筑旁边。低矮而不起眼的小东西只有一米来高,甚至让良子差点把它当成了一座古代的交通岗,就像她在巴黎修学旅行时看到的那种。但作战芯片在她第一眼看见这东西的时候就告诉了她,这是一座已经攻占的地堡,上面有几处隐蔽射击孔,现在被用来关押平民俘虏。

随着几人走近,良子看到了建筑一侧开出的大洞,大小刚够让一个人出入。

“里面挺小的,” 见杏子走到洞前往里面瞅了一眼,桑托斯上校说道。“除了俘虏和卫兵之外,并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你们所有人。最多进去五个。”

良子微微松了一口气。她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愿意直面那些人类俘虏。杏子应该不会 ——

就像是料到了她的想法,杏子招手做了个 “过来” 的手势,对象明显是良子。

良子依言上前两步,有些畏缩。

“你,我,格莱希亚,再加上奈奈。咱们几个进去,” 杏子的标准语清楚而明确。“其他人在外面放哨。也包括你,艾丽莎。”

作为杏子的专属结界师,艾丽莎似乎有些迟疑,但并没有表示反对。

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导师,杏子对良子说。如果女神真的想要赋予你什么使命的话,那还是让你先见识一下世界的真相比较好吧。

杏子转过身去,跟着格莱希亚和奈奈钻进了地堡。良子一个人愣了一会,咀嚼着不详的暗示,接着也跟了上去,跳进了那个小洞。

地堡内部相当昏暗,只有射击孔和入口的大洞里漏下的阳光。这里原本配备了几格能够发光的天花板,但现在已经碎得一塌糊涂,彻底失去了功能。角落里堆积着破烂的物资和散碎的瓦砾。

桑托斯上校关于空间狭小的描述丝毫没有夸张。四个女孩子、一个卫兵,那堆破烂、再加上地上躺着的三个俘虏挤在里面,让良子感到自己已经根本没有了活动的空间。

三名男性俘虏全都人事不省地靠坐在墙上。其中一个人肋下破了个口子,抹了一层医用软膏。他们先前或许曾经穿过什么护甲,但现在已经剥了下来,不知放到了哪里。

“我们用一发带 EMP 的震荡手雷把他们震晕了,” 卫兵转向杏子说,无面的头盔看不出表情。“在他们这种激烈抵抗之下,这是能够活捉的唯一办法。”

“已经按照惯例采取过保险措施了吗?” 杏子问着,蹲下身来检查起了俘虏的脸。

“是的,长官,” 卫兵说。

杏子抬起头来,和奈奈对视了一眼。奈奈点了点头。

“他是说他们身上植入芯片的控制网络已经被我们入侵关闭了,” 奈奈看着良子说。“整个过程很复杂。需要注射纳米装置什么的。这是唯一能够保证不让他们自杀也不让他们联络其他人的办法。”

良子倒吸了一口冷气,点了点头。说实话,她原本想象的其实比这还要过分。网上流传着各种阴谋论,关于执政体在每个人的植入芯片中预留了后门什么的。就算伦理委员会早已明令禁止了这种事也是一样。注射纳米机器强行控制 —— 嘛,要是有后门就不用来这么一手了,对吧?

除非是普通军人根本不知道后门的事情,克莱丽丝说。或者是这些本地人已经找到后门去掉了。或者是后门只对军人有效。

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良子问。

当然,我可不知道,克莱丽丝说。他们不肯告诉我。我只是瞎猜而已。

杏子站起身来,看着格莱希亚。

“你怎么看?” 她问。

“我去把他们叫醒,” 格莱希亚说。

她转身看向卫兵。

“你可以先下去歇息了,” 她说。

卫兵朝杏子瞥了一眼,就算是隔着一身装甲也能看出他的困惑。

“我们没事的,” 杏子说。“我们有能力保护自己。”

终于,卫兵点了点头,借助装甲的动力一跃而起,从洞里面跳了出去。

她们几个之间一直在通着念话,克莱丽丝念话里的味道表明她指的是杏子和另外两名魔法少女。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良子问。

她们始终在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有几条表情肌还是一直会有些轻微抖动。这种事情不借助植入芯片很难掩饰,她们估计也没有打算做得那么过。

格莱希亚重新转向了地上俘虏的方向,似乎只是盯着他们看了一会。接着先前杏子打量过的那个人就倒抽了一口冷气,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两眼凝视着头顶的魔法少女,然后似乎恐慌起来,目光惊惶失措地到处游移。

但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

良子过了一会才意识到了本应明显的事实:地上的男人已经被自己的植入芯片锁住了所有动作。尽管她其实很清楚民用芯片可以阻止过度暴力,但她先前还是完全没有想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这种定身功能的实用性显然已经毋庸置疑,但她还是对此感到有些不安,就连想象一下那是种什么感觉都觉得浑身发毛。

她偷偷地咽了口唾沫。

“我们有多少时间?” 格莱希亚看着杏子问。

杏子抬头看着地堡的天花板,明显正在查阅当前战况。当然,其实所有人都能看到同样的战况,但这里杏子才是决定权最高的一方。

“不太够,” 杏子说。“你介意搞得快一点吗?一般来讲我不会这么仓促决定,但现在他们手头的信息可能会对整场战斗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一般来说透视法师会负责收集这些信息,但你也知道……”

“我的态度始终都是一样的,” 格莱希亚微微叹了口气。“你确定……”

她用脑袋往良子的方向比划了一下,动作很小,但表达的意思已经确凿无疑。

“既然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干这一行了,那她总有一天得见识一下的,” 杏子说。

“我也同意,” 奈奈的发言让良子吃了一惊。

良子还是没有搞清楚她们到底在谈论什么,所以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另外几人。

格莱希亚并没有回答她隐含的疑问,只是俯下身去,盯着那个俘虏。俘虏的眼神不再四处游移,而是紧紧地对上了格莱希亚。

“不管怎么说,” 格莱希亚说。“至少不会痛吧。”

格莱希亚两掌贴上了俘虏的脑袋,闭上眼睛,似乎在集中精神。过了一会,男人的眼睛上亮起了明晃晃的红光,瞳孔和眼仁都被一层平坦的红色盖了下去。

良子倒退了一步,目瞪口呆。

她是在 ——

—— 强行读取他的思想吗?克莱丽丝说。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在那个瞬间,良子体内涌上了某种特别的恶心 —— 但她很难描述清楚。很像是胃里难受,但仍然略有不同。就好象她感到某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不顾一切地逃离这里,以便能够不再看到格莱希亚逐步撬开那个当地人的心灵,但相反她的身体却一动不动,也无法离开视线。这并不是什么道义上的反感,虽然也有一点那种成分混了进去 —— 她的感觉更像是自己所见的一切根本不应该在这世上发生。

她感到一阵寒颤。先前格莱希亚测试她的心防能力时并没有过这种感觉,而更多的只像是一种朋友间的游戏。但这里已经不再有什么遮遮掩掩,不需要偷偷地绕过防线,也不需要狡猾地敲开心门。这里只有单纯的力量和意志,而格莱希亚身上散发出的力量已是雄浑无比,令她战栗畏缩,让逃跑的冲动愈加强烈起来,就好象她的灵魂宝石已经无法忍受这里的一切。

但她却依然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无力走开。

接着一切结束,她发现自己困惑地眨了眨眼,看到那位男性平民往地上一瘫,再次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强制昏迷。

“你没事吧?” 奈奈问着,瞬间在身边出现,扶住了她。良子这才意识到自己也差一点就瘫到了地上。

“应…… 应该吧,” 良子说着,一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平时并不是会随便昏倒的那种女孩子。

“心灵魔法是灵魂魔法的近亲,” 奈奈对她耳语道。“面对着针对灵魂的赤裸介入,每个魔法少女都会感到本能的畏缩。你得逐渐适应。”

你妈在她那一行上见过的恐怕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奈奈说。她反对也是有理由的。我不是在劝你不要加入特种部队,但你必须了解清楚,这个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良子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的阿姨,不禁想到:

为什么要现在告诉我这些?

奈奈看了杏子一眼,见她迅速地点了点头。接着她转向格莱希亚,似乎对刚才的一切不为所动。

“有什么有价值的吗?” 她问格莱希亚。而格莱希亚已经从变身服装的口袋里掏出来几颗悲叹之种,正在净化着宝石。

“我不敢肯定,” 格莱希亚说。“我只看到了表层记忆。深挖需要更多时间。看起来,殖民地刚一认识到我们会来,铎伊德教祖就带着整个星球的孩子们撤进了地底设施。这个人根本没有听说过那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铎伊德说那里的东西足以给我们带来彻底的毁灭。说那里有一位新的救主。这边这个家伙已经开始对铎伊德的说辞感到怀疑,然后把这次的战斗当成了对信仰的某种考验。总之,他们收到的任务只是尽量争取时间。”

杏子哼了一声,嘴角弯成了冷笑。

“都是信教信疯了。难怪我们连一个小孩子都没有看到。不过那种事情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你确定挖不到别的内容了吗?”

“他们教团先前有一项传统就是只有少数几个人才有资格了解所有的内情。这样,就算是哪个教徒被人抓住逼供,也查不出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我必须得说,如果他们真的把这个传统一直坚持了下来,那他们可还是真够精的。”

格莱希亚看向地面,摇了摇头。

“我可以在这家伙身上继续深挖一下,” 她指了指自己刚刚 “审讯” 完毕的那个战俘,“但我觉得查查另外几个人可能会更有用。不过我猜他们知道的恐怕也不会比这家伙多到哪里去。我需要一个更加高层的人。”

杏子一扬头,大笑起来。尖锐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把良子吓了一跳。

“我敢打赌,事情绝不只是这样而已,” 杏子说。“再考虑到情报里面提到的地底情况,我得说我们已经是分秒必争了。谁知道下面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又有那么多孩子…… 现在这已经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了。他已经下了战书,我们要接吗?”

杏子说出 “人道主义” 的时候那种毫无做作的随意感觉让良子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并不像她一贯的作风。

“继续审讯,” 杏子下令,对着格莱希亚指了指那几个战俘的方向。“既然得到了你刚才的审讯结果,拉姆诺斯部队又快要打到了地下部分的入口,看起来阿比斯可老将军想要跟执政体扯扯皮了。”

杏子轻步走到了那个洞旁边,然后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良子。

“过来啊,” 她说。“你又不用非得留在这儿。”

良子猛然回过神来,倒吸了一口气,接着急忙跟上了杏子,只留下奈奈陪着格莱希亚。

她可不想再看到这个地堡了。


“我们可以绝对肯定那底下没有藏着什么反物质吗?也没有核弹?” 殖民委员的锋利女声在虚拟的会议桌边响了起来。

在桌子的另一头,进攻部队的高级军官们汇聚一堂。从为首的佐倉杏子中将和帕维尔・阿比斯可上将开始,所有人整齐划一地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们的情况没有同等级的舰队指挥官那么严重,但身居前线的陆军指挥官之间精神连接的紧密程度还是远远超乎想象,有时候也会这么表现出来。

在场唯一没有皱起眉头的军方人员就是麻美。她正坐在杏子旁边,穿着全套的军礼服,显得十分华贵。这是她升了参谋总长之后养成的一个习惯。

“所有的扫描结果都是阴性的,” 阿比斯可上将说。“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登陆,扫描结果肯定已经比原先准确了很多。如果遗漏了什么核弹的话,至少我们的核弹防御装置或许能够阻止起爆。碰到反物质就没办法了,但那东西也更容易检测发现。”

“核弹防御装置” 是一系列自动防御系统的直白名称,设计目的是为了一侦测到核裂变中链式反应的最初阶段,就向对应区域发射大量特制的奇异粒子,提前引爆聚变物质,让反应在大多数能量都还没来得及释放的时候提前结束。这东西最初发明于统一战争的火海之中,用来反制手动引爆的战术核武器。在和外星人的战争中,正是因为双方都拥有类似的东西,再加上反物质的制造和运输过于昂贵,才没有让整场战争退化成核武器的疯狂互炸。

但那些东西并不完美,所以杏子料想接下来肯定会有人提起这一点作为反驳。

“那些防御装置可远远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上将,” 科技委员说着,摇了摇头。“扫描设备也是。章鱼们早就无数次地证明过这一点。就算有透视法师的支援,最多也只能当作半信半疑。”

“如果我们继续按照原计划进攻地底设施的话,哪怕他们只引爆一个小核弹,伤亡也会变成天文数字,” 麻美说着,朝其他几位军官扫了一眼。“这里的事情也就不那么容易瞒住了。”

“这帮家伙可不是章鱼,” 阿比斯可上将说。“不管这些当地人至今为止表现出了如何反常的战斗力,他们到底还是没有章鱼那种技术水平,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拿下了整个地表。”

“恕我直言,” 杏子说。“你们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呢?现在有一位很可能精神失常的邪教领袖,他正深藏地底,带着整个殖民地的孩子,还有只有女神才知道的什么鬼东西。如果这只是纯粹的军事问题,或者我们能够得到下面的什么情报的话,那倒还可以从容行事。但现在这根本就已经是人质危机了啊!”

桌边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倒吸冷气声,这次连那几个执政体委员也加了进来。不管怎么看,现在的状态都有些不妙。

“这没错:我们手头并没有多少选择,” 国防委员的男中音响了起来。“透视没有成果,我们根本就是在瞎摸乱碰。有尝试过接触或者谈判吗?”

阿比斯可上将摇了摇头。

“还没有。我觉得那是一个需要通过这次会议作出的决定。”

“还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得到地底设施的内部情报吗?” 麻美扫了自己的部下们一眼,问道。“比如派魔法特攻队渗透?”

杏子清了清嗓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早就想到了这个方向:现在只是在等待着一个适合插嘴的时机。

“说实话,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过了,” 杏子说。“我们拥有足够的人员和能力来进行这次尝试。我们的透视法师也还是可以看到设施中的一些角落,足以用于进行传送。我们有足够的传送者、一名土系法师,再加上好几位暗之心队员。更何况先前毁掉外星虫洞的那支队伍也有一大半都聚到了这里。我只需要现实时间的二十分钟就可以带队出发。这可以算是某种隐秘侦查吧,在必要的时候也会使用武力。我们可以通过念话把成果报告回来,然后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做。恐怕没有时间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了,但理想情况下应该也关系不大。毕竟有这么多经验丰富的老手。”

“你这个说法就好象是你自己也要参加似的,” 由真直盯着杏子说,眼神简直可以在她身上烧出一个坑来。就算活到了她这个年纪,杏子也不喜欢成为被这种眼光凝视的对象。

“我确实会参加,” 杏子说着,尽量表现出了不为所动的语气。

她听到麻美叹了口气,伸手揉起了鼻梁。

“那可不怎么明智,中将阁下,” 国防委员掷地有声地说。“你也不用非等着让我来告诉你。我不想太过强调,但是像你这样重要的人可不应该把性命赌在这么危险的任务之上。”

重要。杏子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执政体的眼里显得这么重要。她显得重要,是因为她的信徒们都很认为她很重要,是因为她的教会活动对全体魔法少女的心理健康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也是因为离开了她的领导整个教会可能会分崩离析,就像以前的众多案例一样。执政体并不在乎她或者她的教会本身,而只在乎她们所带来的效果。离开了那些,她很清楚,在执政体的眼里她的教会只不过是某种异形的怪物,和 X-25 上的这支邪教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

“我也是任务成员中最有经验的人,比其他人高出很多,” 她说。“除我之外,X-25 附近根本找不着这个岁数的人,我也是这个星球上和其他魔法少女战斗过的寥寥数人之一。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我站在前线上会比呆在指挥部里有用得多。我们可不缺什么指挥官。”

执政体的委员们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

最后,由真叹了口气。

“姐姐,我无意冒犯,但你确定你没有让你的个人经历干扰到自己的判断吗?”

杏子叹了口气。恐怕也不能奢望执政体 —— 还有麻美 —— 会放过这样一个明显的问题吧。出名的一个坏处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生平经历,哪怕那些事情早已过去了几个世纪之久。

“换我来说的话,正是我的个人经历才启发我做出了这个判断,” 她说。“我很清楚宗教的狂热可能造成怎样的恶果,我也感到自己必须挺身阻止,当仁不让。而且我认为,一旦状况需要,我本人作为一名宗教领袖,正是最为适合提出谈判的不二人选。”

她对上了子委会所有成员的眼神,还有麻美。她同时也在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多年之前,作为街头混混的那个杏子听了自己刚才所说的那番话会怎样地大笑出来。

由真一歪头,看着另外几位执政体委员,这帮 AI 人类的混合团体明显在进行着什么私下交谈。

“我感到自己有必要指出,至今我们还没有讨论过派遣渗透小队是否真的就是最好的办法,” 麻美看着杏子和阿比斯可上将说。“固然我本人想不到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案,但我觉得怎么也应该先去讨论一下。”

“嘛,确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阿比斯可上将说,“至少我想不出来,要不然我早就会劝一劝佐倉中将不要这么鲁莽行事了。”

“没错,” 由真说。“这确实是看起来最有希望的一个选择。唯一值得存疑的就是佐倉中将的亲自加入是否明智。考虑到她的年纪,我们决定尊重她关于自身经验的那番意见。请不要让我们失望。如果有必要的话,等得到更多情报之后我们再开个会吧。”

由真的身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消失。另外几个委员也同时离开了这个虚拟世界。

会议到此结束。执政体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告别。


进攻部队绝不缺乏能力出众的魔法少女,但就跟她在会上跟执政体的说法一样,这里面有过特种部队经历的人寥寥无几。而有过经验的人基本都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阿兹瑞尔、玛丽安、格莱希亚还有奈奈都可以直接划成这一类。可惜无论经验如何,这次都不能带上阿兹瑞尔。毕竟带着一名空军下到地底设施里面很难说是一种有效率的选择。

当然,她是想把良子带上的。因为这明显就是女神的意图,这孩子也在虫洞任务中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土系法师相当罕见,所以先前刻意找来的梅清也就很自然地被算在了里面 —— 虽然她的经验还是不太足。另外那几个新人就不用想了,唯一的例外只有……

嘛,鳴原亜紗美。不管她跟良子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 她俩之间现在绝对有什么状况,杏子看过良子的档案之后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 —— 但这都不足以成为带她参加任务的理由。不过这两个孩子在尤里德米的实验室里表现出过魔力互补的征兆。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但杏子总是有点预感。

所以她把亜紗美也拉了进来。亜紗美明显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

她们所处的登陆地点和新任魔法特攻队的集合地点之间并没有多远。集合地点就在一处像是地底设施入口的地方附近,步行可达 —— 对魔法少女们来说保持警惕自行移动一般也会更为保险 —— 但这里挺安全的,坐坐步兵战斗车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她们就坐了。杏子很久以前就已经学到,魔法少女的懒惰程度其实和一般人类不相上下,另外舒舒服服地坐坐车也可以提振士气。

另一种选择是直接传送过去,但把另外几名成员从当前战场上抽调出来本来也要花上一点时间 —— 这说的是那几个先前没有配给杏子的人 —— 所以没必要太过匆忙。

一般来说,杏子会在路上跟其他人聊上几句,但现在她根本没有这个心情,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闭目沉思。

你为什么要给我看那些?良子问。为什么偏要挑这个时候?

她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的那个女孩。和先前呆在地堡里的时候不同,良子的眼神里正透着不安和嫌恶。

接着她再次闭上了眼睛,回到了先前的那个姿势。

也就是说,你已经花时间考虑了一会?所以才会感到嫌恶。

过一会她才收到回答。

是的。我考虑过。你们所做的那些事情确实有着充足的理由,但感觉起来还是有点不对。

杏子叹了口气。

Incubator 们老是喜欢念叨一件事情。你可能还从未听过,毕竟它们现在已经很少会跟新契约的女孩子聊起来了。但是从前它们老是喜欢告诉我们,万物总会保持平衡,有多少善,也就会有多少恶。

我听过。很有禅意。在网上也看到过讨论,但总是有一个问题:我们许下愿望的阴暗面又在哪里呢?按照 Incubator 们的说法,人类的一切进步都是从许愿而来,但有了行会之后,愿望背后的恶又去了哪里?

听起来就说不通了,对吧?但这里面也包藏着一颗真实的种子。当你面对着普惠世人的大善,看着整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一切的背后往往依然存在着某种代价。执政体是如此,行会亦是如此。

杏子等了一会,直到她确信良子理解了自己说的内容。

你了解暗之心这个名字的背后含义吗?那是说行会的深处始终存在着一颗黑暗的内心,它滋养着外面的整个身体,所以永远无法去除。灵魂宝石的核心永远是一点黑暗的绝望。

杏子顿了顿,叹了口气。

你了解我的经历吗?我小时候遇到的那次家庭变故?

良子过了很久才作出答复,但杏子也甘于等待。

嗯。我听说过那段故事。

你觉得那个岁数的女孩子看到那种景象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在那之后,有一整年我都在逃避现实,自认为可以避开世间的一切,自食其力。

她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良子正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想要进入特种部队,或者更深一步的暗之心,你需要见证黑暗,了解黑暗,有时候,也要成为黑暗。最后一句是暗之心的队训,如果你有一天正式入队的话肯定会听到。所以我才会带着你去下这种地道。我们没有选择,必须直面一切。

杏子微微一笑,感到车子停了下来。她时间掐得正好。

她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出于魔力协同和领导难度的单纯理由,正常的魔法少女队伍很少会超过十四个人。如果大家认为某次任务会需要更多的人手,那么往往会派出两支八九个人的小队。与此同时,如果一支队伍少于八个人的话也会被认为是太过冒险,因为这会导致队伍中无法集齐所有必要的魔法能力。

这次任务主要是为了侦查,所以只派了一队人。杏子原本配备的手下里包含了一位传送者,一位读心 - 透视双料能力者,一个可以顺便砍砍人的透视法师,两个可以差不多当成念力师的家伙,再加上一位近战幻象师。除了这些人以外,杏子也叫上了弥娜・古耶尔作为备用传送,还有两个结界师,最后再加上出于任务需要带上的起码三个隐形法师。几乎所有人都擅长在封闭空间内作战,队员们的第二专长和业余爱好也分布很广,从异种生物学一直到物理学。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呢。

剩下几个人已经到了集合点 —— 这是一栋刚刚加固过的楼房,外面就是一栋花狸狐哨的教堂状建筑,坐落于殖民地正中心,里面有一个地底设施的入口。

杏子看着这一群五颜六色的女孩子。她们聚在这个昏暗阴沉的房间里,坐在了散落的箱子和还算完好的残存家具上。

“嘛,任务内容大家都收到了,我也不再重复,” 她说。“我真希望能多点准备时间,但这次行动是分秒必争。任务的成功完全要靠大家的经验和配合。看看周围,让各自的战术电脑把你们队友的身份和战斗能力刻在你们的脑子里。这只是一次小小的侦查,所以我绝不会允许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现任何的伤亡。要是万一需要谈判什么的,就都交给我吧。”

她停顿良久,给队员们留下了相互打量的时间。她看见好几个人都在仔细端详着 “俄耳甫斯的英雄”,还有虫洞队伍的另外那几个人。

然后她搓了搓手。

“好吧,女士们,” 她说。“让表演开始吧。”


片刻之后,良子发现自己出现的地方似乎是一间平平无奇的小办公室,有一把椅子,一张小桌子,还有…… 就没有别的什么了。这是设施内部可以通过透视魔法清楚辨认的少数几个地方之一,所以大概也就是一个安全的传送目标吧。

当然,那并不意味着这里就真的安全:一瞬间,所有人都紧张地扫描着周围的环境,用着仪器设备、魔法能力、还有基本的人类五感。

隐形结界正常,其中一名隐形师 —— 阿格尼丝・格里芬 —— 重复着电子信道上已经发出的消息。

备用隐形结界正常,另一位隐形师 —— 霍提・艾斯碧娜 —— 跟着说道。第三位隐形师会保持待命,直到必须用到她的能力的那一刻。

现在到了里面,你俩能够看得清楚点了吗?杏子对玛丽安和格莱希亚说。

我能看得稍微更远了一点,玛丽安说。但还是远远达不到平时的距离。绝对有人在对我们施加干扰。这类魔法相当罕见,而且现在施法的那个家伙还有相当的水平。

我这里也是一样,格莱希亚说。

周围到底是什么情况?杏子问。

主要都是办公室,格莱希亚说。看结构像是个实验室,但是设备全都搬走了。

实验室,玛丽安重复着。按理说要是下面真有这么个实验室的话,地上总应该有人了解点内情的吧。但是至今为止审问过的俘虏好像没有一个知情的。

那也不难解释,替补结界师的泰蜜・谢法德说。原本在这里的那些人都留在了这里。我觉得他们恐怕很快就会过来了。

良子从余光上看见梅清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我们马上就会知道了,杏子说。玛丽安,你觉得你现在去本地存储里翻找一下数据会有问题吗?或许能派上用场的。

玛丽安耸了耸肩。

我的能力又不用真的黑进去什么的。都是魔法。他们是不可能发现我的,除非另有一个魔法少女一直在监控电子系统。

这还真没准呢,奈奈指出。

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空手而归的,杏子说。风险很小。做吧。

玛丽安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靠桌子的那堵墙。

我碰碰那堵墙会有什么危险吗?她看着阿格尼丝问。

应该没事。

玛丽安的手中先后飞出了几根亮白色的细丝,一碰到墙就粘了上去。一时间她站在原地紧闭双眼,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没有,数据已经全都清掉了,她说。

算了,这也不足为奇,杏子说。好吧,继续行动。结界师和格莱希亚在前,隐形师和传送者居中,玛丽安殿后。玛丽安,能把门打开吗?别忘了通过之后要重新关上。

门马上滑了开来,少女们走到了外面的廊下,顺序基本符合她的安排。良子很怀疑正常情况下的队长指示会不会搞得像杏子这么详尽,但这一次根本没有时间进行什么事先准备和训练 —— 保险点总没有坏处吧。

良子抽空瞟了一眼队员们共同维护的地图信息。完成度低得可怜,只有紧挨着她们周围的部分探了出来。其他的所有区域基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呃,我觉得我对房间情况的探测可能更准确一些,梅清说,我大概能感觉到周围大地的构造形状,也没有受到什么干扰。不过我无法对敌人做出预警。

她更新了地图,然后可见区域差不多增大了一倍。不过外面那圈也标成了未必安全。

判断得不错,杏子说。走吧。看起来很快就会出现一条主要走廊了。

几人的行动小心而迅速。维持这种规模的隐形代价高昂,她们事先也被再三强调过,除非必要,否则绝不要原地停留。

在行动的过程中,良子来回扫视着墙壁和天花板,试图在这片办公区中找到任何能给她们的行动提供借口的异常之处。但整个设施看起来都是平平无奇,虽说可能有点简陋 —— 墙壁都是平淡的灰色,而尤里德米上的实验室里装饰着繁复的石板,地球上的大多数建筑则会配备屏幕墙。

走廊两侧是平平无奇的大门,全都封了个死。虽然玛丽安打开过几扇,但里面并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人去楼空的实验室,没有留下哪怕一样设备。

结界师的卡薇萨・斯利瓦纳斯示意其他人先停一下。

不好意思,她说。不过我先前在一处纳米实验室里实习过。我觉得这里有些东西似曾相识。设备固然已经搬走了,但他们不可能把所有供水供物的管子也全都拔走。能进这一间看看吗?我知道我们需要迅速行动,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看看。

杏子点头同意,在心灵接口上发下了相应的指示。几人鱼贯而入,还是排成了刚才那个阵型 —— 在隐形结界之下,她们无法分开行动。

卡薇萨站在房间正中两个半圆形的工作凳之间,四下查看起来。

这里先前是一处纳米实验室。我敢肯定。这里是调整编程用的。那边 ——

她指着房间的角落。

可以看到给纳米合成器提供资源的洞眼。

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吗?杏子问。

这里看不出什么了,这位结界师说。都是些一般化的东西。其他房间看起来也差不多,但真要完全确定的话必须每一间都看一看才行。

杏子摇了摇头。

我们没这个时间。现在更重要的是侦查设施的其他部分。这些纳米技术的具体内容并不要紧。

她们又从空实验室里挤了出来。

好可怕,亜紗美对良子说,把所有人心里都在想的事情形成了语言。这些空荡荡的房间…… 就像是坟墓一样。就好象随时都会有鬼魂冒出来袭击我们。我可不喜欢这里。

良子探身捏了捏亜紗美的手,得到了一个略为惊讶的眼神作为回应。不过良子并没有对上她的视线,而是继续扫视起了房间的各个角落。

所有人同时在内部显示上看见了玛丽安发现的东西,停了下来:拐角后面站了两个身穿重型装甲的卫兵,正看守着走廊尽头的一扇大门。

只要左转就能轻易避开他们,阿格尼斯说,他们无法看穿我们的隐形的。

我们过来是为了侦查,杏子说。所以现在我们就要侦查。既然门口站着卫兵,里面肯定会有点什么东西。隐形应该足以隐藏我们的行踪,除非哪个白痴直接撞到了卫兵身上。眼睛擦亮点:我们要向右转了。

要牢记作战计划,一边走,杏子一边提醒着其他人。我们要四处侦察,直到确定孩子们的位置或者被迫撤退为止。如果有余力的话,回去的路上顺便抓点俘虏。

走廊的尽头是个丁字路口,有一扇紧紧封死的双开大门,两侧各站了一个卫兵。透视的结果显示,大门的另一侧是洞窟一般的巨大房间,远远比刚才经过的那些来得要大 —— 离门越近,玛丽安和格莱希亚就能看得越远,但两个人都还没有能定出房间对面墙壁的位置,也没能标记出房间里面所能看到的什么内容。

接着,在刚刚走到卫兵旁边的时候,玛丽安和格莱希亚一同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杏子问。她所站的位置跟门卫只有不足几尺的距离,但门卫依然是毫无所觉。

我们一定得进去看一下,玛丽安说。

你们到底看见什么了?杏子追问。是孩子们吗?

孵化设备,格莱希亚说。按我的观察应该是空的,但我也并没有看见全貌。另外虽说我不是什么专家,不过根据装置的体积来看,我觉得这恐怕是人类用的那种。只是我还看不太清楚 —— 干扰太强了。

她把根据自己脑部活动重构出来的图像转发给了队友。看起来和良子在見滝原市见过一次的那种孵化装置有些类似,但是距离实在太远。良子也理解了为什么这两位透视者都无法进行准确辨识。

队员们面面相觑。

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奈奈说。我可是专家。但就算是我,不离近一点也不能完全确定。

杏子皱起了眉头。

我怕的就是这个呢。好吧,良子,把我们传送进去 —— 用玛丽安的透视指引落点。其他人做好准备,尤其是你们几个结界师:这可能是个陷阱。

陷阱?

大摇大摆地指派门卫,然后封死大门?杏子说。换了我也会准备这种钓饵。不过运气好的话,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我们。

良子吐出了一口气。

好吧,在我周围集合,她说。跟刚才一样。

在其他人聚拢过来的这段时间里,她朝自己的灵魂宝石扫了一眼。里面依然清澈明亮,一次短途传送也不会太有压力。

良子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了玛丽安的心象世界。这种小传送其实用不着非得这样,但有这个还是能够轻松一些。

她凝神内敛,拉扯着时空的纤维,如此这般 ——

然后她们就到了那里,亲眼看到了一切,只隔着卡薇萨结界的黯淡蓝光。

一时间众人目瞪口呆,全都被所见景象的宏大规模震得说不出话来。

仓库般的高大房间一直延伸到了视野的尽头,对面的墙壁几乎完全被一排排的人用孵化箱挡在了后面,每一个都足有两个良子那么高。和普罗米修斯所见过的那些不同,这里孵化箱的侧面并不透明,从头到脚都是毫无起伏的金属灰。但这些东西的正体几乎已经是毋庸置疑:几个世纪的统一战争电影让大部分群众都已经对现代孵化箱的各种形态了如指掌。

几名队员的态度明显出现了动摇,甚至连几个老兵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亜紗美一下子攀上了良子的肩膀,而梅清则似乎打了个寒战。

先不要反应过度,奈奈说。我知道这看起来像什么,但也可能是别的东西伪装的。玛丽安,格莱希亚,你俩谁能检查一下,呃,箱子里的内容吗?

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格莱希亚说。里面空空如也,只有液体和一些管线。我还在一个一个检查呢。

继续检查,奈奈说。玛丽安,你能在电脑系统里面找找有什么线索吗?

玛丽安看了杏子一眼。杏子点了点头。

或许吧,玛丽安说。这得取决于这些水箱和主控系统之间的具体布线。和墙体内部的暗线系统不同,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标准连法,我得先找到一条合用的线路。

玛丽安把她的魔丝伸进了最近的水箱里。丝线来回跳跃了几次之后,她摇了摇头,说:

不行,从这边来看的话,这些孵化箱都只是各自独立地连上了一套远程监控系统。这里并不能直接连上什么描述设施功能的数据库。

她顿了顿。

不过这里的配置参数绝对是用来孵化人类的。虽说眼前这个仍然处于空置待机状态吧。

在胚胎培养阶段,通常要先把胚胎和幼体放在专用的小型箱体里面培养一段,然后再转移到这种大家伙里面,奈奈说。眼前的空箱子可能就是为这个准备的。换个地方的话,也许可以找到几个已经启动了的也说不定。

但还是没有员工,霍提说。我可不喜欢这样。肯定有什么问题。

这是显而易见的,阿格尼丝说。关键是到底有什么问题。

沿着这排看看吧,奈奈说。出于方便起见,这种孵化箱阵列通常都是按年龄排序的。既然这几箱是空的的话,已经启动的那些应该会放在这一排靠后一点的位置。

但那么做真的明智吗?玛丽安说。就算我们搞清了他们在这里培养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 什么人 —— 那又真的能够让我们推断出他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换了我说,还不如去找个主控面板什么的呢。

或者抓个技术员审讯一番,格莱希亚嘟哝着。

抓俘虏必须留到最后,杏子提醒说。而现在这些孵化箱就在我们面前,要是连看也不看就直接跑去找主控面板什么的就太蠢了。往前走点看看吧。

在格莱希亚的带领下,几人向前走去,脚下不慢,但毫无声息。就算有着隐形结界,在任务中保持某种程度的安静也确实算个好习惯 —— 但现在实在有些安静得过了分。

您对这里的状况有什么看法吗?终于还是良子开了口,朝杏子问了一句。

我猜这位邪教头头是想要克隆魔法少女,杏子做出回答的速度快得有些意外。克隆的不只是肉体,也包括思想与性格,最终复制她们的愿望。这不但和这个邪教的来历相符,而且也是一般人往这方面想的时候第一个会想到的东西。

良子等待着杏子的下文,但她并没有说下去。最后,良子又问道:

但这么做真的有用吗?

这很复杂。长话短说,你不可能让同一个女孩子反复许下同一个愿望。随便问个 Incubator 就能知道,潜质可不是这么弄出来的。但具体一点的话,毕竟这些复制出来的女孩子都拥有合适的基因,困苦压抑的生活环境也不难创造,所以她们确实会比一般人更容易签下契约。但算一下成本的话真的划不来啊,除非能把规模搞得很大,宇宙规模的大。这里这种程度是不够的。

一行人重新陷入了沉默。在良子听来,杏子的说法就好象是她早就见惯了这种事情一样 —— 但就连她也知道,这样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明说。

走到了快一半的时候,格莱希亚抬手示意停止前进。

再前面的这些都是有人的了。人类少女…… 我可以感应到她们的梦境。这些可不是空壳克隆体。除此之外我就找不到什么异常之处了。

不等再度提醒,玛丽安一扬手,朝四面八方射出了无数条丝线,连上了附近的一片孵化箱。

只看这一片的话,里面的内容都是标准人类,维护参数也是按这个设的,但我不能排除参数已经被人动过的可能性。不过里面确实都是女孩子。

空壳克隆体?梅清问,念话里带着明显的疑问。

现在这个并不重要,杏子挡开了她的问题。格莱希亚,你是读心者:你能接收到一点什么吗?

很难解释,但我并没有什么收获。有点像是白噪声,没有图像。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女孩子从来没有从箱子里面放出来过。

这里没有男生的事情也就不言自明了,杏子气冲冲地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对待她们的呢?伪造记忆?植入精神控制芯片?是不是没契约的人就要杀掉?那帮 Incubator 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连这种地方的存在都要瞒着我们?

杏子似乎越说越生气,连插在地上的长矛都颤抖起来,甚至让良子都开始害怕她会不会一怒之下砸掉个什么。

但到了最后,杏子似乎还是冷静了下来,接着转身看向其他队员。

嘛,得跟你们几个新人解释一下。在行会成立之前,这种事情三天两头就会碰到一茬,就是技术没这么先进而已。总之,格莱希亚,我觉得我们该跟地上那边汇报一下了。然后继续行动。

格莱希亚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作为队伍中的主力心灵法师,她的念话所能传到的距离比其他所有队员都远,大大超过了一般情况下灵魂宝石直连的一百米限制。

几人静静等着她完事。

终于,格莱希亚再次睁开了眼睛。

“哎呀,” 她叫出了声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我们大意了,过了一会,她说。我没料到我的念话其实也遭到了干扰。更重要的是,刚才的通话企图…… 被侦测到了。我们的准确位置已经暴露了。

“干 ——” 一名队员骂了出来,音色优雅,字正腔圆。

快带我们离开这里!玛丽安看着良子说。

“不,” 杏子坚定地否决了她的提议。

她提起长矛往前一指,摆了个作战的架势。

“既然被发现了的话,那我们其实已经搞砸了。如果那些孩子们是作为人质被带了下来,那么现在撤回去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为所欲为。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他们。”

到最后杏子已经快要吼了出来,音色凶戾,让良子打了个寒战,甚至想要 ——

我想我找到她在哪里了,格莱希亚突然说。

闪动的白色亮点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内部导航地图上,让队员们纷纷回头看向格莱希亚。

我是说那个干扰我的女孩子,格莱希亚说。她成功地干扰了我的念话没错,但我也成功地发现了她发出干扰的方位。

那么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杏子宣布说,长矛猛地一挥,指向了亮点的方向。女士们,这已经不是什么隐秘行动了!要猛烈!要迅速!良子!

良子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然后闭上眼睛。其他人纷纷聚拢过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感觉…… 以前从没有遇到过。她无法理解。这并不是感到无法完成传送。只是…… 觉得不安全。她没有把握 ——

她睁开了眼睛,带着确信摇了摇头。

“我做不到,” 在失望面前,她努力维持着音色的镇定。“干扰了透视的那股力量 —— 也干扰了我确认传送目的地状况的能力。我可能会传送到墙里面什么的。不安全。我可以反复进行短距传送,但是 ——”

杏子的吼出了心底涌上的怒意。

那就省省吧,她说。反正这样也会更快。

杏子径直冲了上去。其他队员过了几个毫秒才在战斗本能的驱使下跟了过来。

艾丽莎把自己的结界凝成了一点的尖刀,包裹着整支队伍穿破墙壁,进入了相邻的房间。先前的透视结果已经确认过这里没人。

良子跟了上去,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虑。

但看着杏子的背影,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先前曾经有一瞬间怀疑过杏子的判断。那是在格莱希亚宣布自己发现了那名干扰少女的位置之前。良子曾经看到,队员们都已在质疑杏子的决策,尽管杏子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

如果那些孩子们是作为人质被带了下来,那么现在撤回去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为所欲为。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他们。

这番论断很有道理,但并不是唯一的可能。

杏子到底会把她们引向何方?